24小时服务热线:4008-888-888
 ABOUT
4008-888-888
bet36官方备用网址
当前位置: > bet36官方备用网址 >
耽美文:《宠婚》 by 萝卜兔子 急需谁有?完整文

时间:2018-12-05    点击量:

耽美文:《宠婚》 by 萝卜兔子 急需谁有?完整文➕番外

bet36官方备用网址

《宠婚》BY萝卜兔子.txt

链接: http://pan.baidu.com/s/1miIYkEs 密码: 5b6v


下载链接,满意请采纳。。


有问题请追问。。。


求萝卜兔子的 宠婚txt全集+番外!! 谢谢!!!

亲,你要的资源我已附上,若是链接挂了、不显示,可以私信我给你下载网址或留下邮箱号(邮箱数字分开写或大写),我发给你

望采纳

完结无番

求萝卜兔子的《豆沙包》的txt文和宠婚番外?。最好是萝卜兔子全集。谢谢!

都在里面 你可以免费下载 求采纳~

求《宠婚》番外 by 萝卜兔子 谢谢!

☆、番外一

高衍生这一胎生的并不辛苦,进去出来前后也就一个小时,剖腹产非常成功,生完之后除了刀口觉得有些疼,其他都还好,正常女人破腹产要在医院里住五天,高衍三天恨不得就活蹦乱跳了。
高衍住的是单人间,配客厅沙发卫浴,装修十分上到位,什么都是全的,甚至在房间里还有两个婴儿床,好让家长和孩子待在一起。
兔兔和喵喵前后就差了几分钟,两个小家伙刚出生的时候皱巴巴的,看得刘毅又高兴又纳闷,这是没吃饱呢还是吃的不够分呢?
刘毅抱着兔兔站在床边,喵喵则老老实实躺在高衍怀里睡觉,两个孩子一出生果然十分像,都是皱巴巴黑溜溜的小猴子,眉毛但鼻子塌眼睛还小。
高衍抱了一会儿,特别认真的抬眸道:“是不是生得……太丑了……”
这话虽然说到了刘毅心里,但本着不让老婆伤心的基本决策,刘毅道:“不丑,哪里丑了,才出来,可能没吃饱。”
王殷成本来坐在房间的长沙发上喝水,听到刘毅的话一口水差点喷了,他笑道:“你们两个……孩子刚刚出生都这样的,尤其两三胎的孩子,养半个月你再看,到时候肯定白白嫩嫩的。”
高衍疑惑转头:“真的不会这么丑下去么?”连刘毅都跟着看他。
王殷成笑得无奈:“你不是生过么?你还问我。”
高衍叹气,就是因为生过冬冬所以一比较就比出差距了啊:“冬冬生出来的时候七斤六两,又白又嫩的。”
刘毅怀里的兔兔睡得特别香,刘毅抱着宝贝女儿想了想,皱眉道:“儿子丑点没事,女儿不能丑。”
高衍点头附和:“对啊,万一太丑了嫁不掉不完蛋了。”
王殷成哭笑不得:“你们两个想太多了吧?一个月还没到呢,你们想二十年之后的事情做什么?”
刘毅和高衍对视一眼,夫夫两个相视一笑,眼里双眸中都是彼此的面孔,深深印在双方心中。
@
兔兔喵喵蹦出来时间有些早,除了早已来医院看过的刘平年金燕和乔行,大人们一时都反映不过来,听说高衍生了的时候一拨人全炸开了,个个都把工作推掉了朝医院跑。
胡炼、陈角是最早到的,两人一起进门,进门之后追着刘毅要看孩子。
刘毅把襁褓里的兔兔喵喵抱给陈角和胡炼,两人都没抱过这么小的孩子,僵硬着姿势站在那里,一脸傻乐。
胡炼如今也不是刘毅的秘书了,说话自然比以前要随意许多,张口就道:“哎,真羡慕,不过这两个小的怎么有点黑啊?”说完还抬眼看了刘毅和高衍一眼,这两人也不黑啊。
刘毅心里本来就有疙瘩,被人一说差点没炸毛,他伸手就要去抱喵喵,被胡炼躲开:“开玩笑的开玩笑的。”
哪知道陈角也在旁边无意识的附和:“哎,好像是有点黑哦。”
刘毅:“……”
之后陆亨达也来了,这人是向来嘴贱的,刘毅都已经做好抽他的准备的,但陆亨达这次竟然没有嘴贱废话,只是一脸粉红泡泡的样子抱抱喵喵又抱抱兔兔,开心的不得了,还一个劲儿的和高衍说:“回头咱吃顿饭,认个干爹呗?小孩儿以后的奶粉钱上学费用我出了。”
高衍笑着还没来得急回答,刘毅却道:“不行。”
陆亨达反问:“为什么不行?多个人帮你们疼孩子养孩子有什么不好啊?”
刘毅把陆亨达拎到一边:“多的是人想做我儿子闺女的干爹干妈,你得排队,排队知道么?”
陆亨达气结。
@
高衍住了几天医院就回家了,还是刘毅在郊区的别墅,刘恒一家也没有搬走,而三个出国旅游的孩子也回来了。
冬冬和汤圆一回家就急着满屋子找小宝宝,汤圆更是朝他爹腿上扑:“爸爸,爸爸,小宝宝呢?小宝宝在哪里?”
刘恒拎着两个小崽子道:“小声一点,小宝宝在睡觉呢,上楼去吧。”
两个小家伙便一溜烟的拉着豆沙一起上楼。
二楼的婴儿房内,一半粉色一半天蓝,两个孩子各自躺在自己的婴儿床上睡觉,高衍正在整理朋友送的一堆玩具。
“爸爸!”冬冬进门小声喊了一句,高衍赶紧把手里的东西放下去抱宝贝儿子。
冬冬在高衍肩头上蹭啊蹭啊蹭,抬头时脸都蹭红了,“爸爸我想你了。”
高衍在儿子脸上亲了一大口,道:“爸爸也想你了!”
而豆沙汤圆这个时候已经溜道婴儿床边趴着朝里看了,冬冬赶忙从高衍身上下来,和汤圆一起凑到婴儿床边看,两个小家伙穿着同一个款式的睡衣,睡得格外香甜,出院之后果然已经没有那么黑了,脸颊也慢慢鼓起来,身上也变得肉嘟嘟的。
汤圆和冬冬两个睁着大眼睛一起好奇的看了半响,冬冬突然转头道:“汤圆我们有弟弟妹妹了。”
汤圆突然学着大人叹了一口气:“我以后会不会又被哥哥吼又被弟弟妹妹欺负啊。”
高衍蹲下来,笑喷:“怎么?汤圆出国又被哥哥吼了?”
冬冬凑到高衍耳边,小声道:“汤圆吃薯条胖了两斤,豆沙哥哥抱不动他,就被吼了。”
豆沙这个时候站在一边垂眸看兔兔和喵喵不吭声,他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抱不动汤圆的,小孩子本来就不应该吃那么多的垃圾食品!
@
两家人和过去一样继续在别墅生活,兔兔喵喵也终于在奶粉的灌溉下越养越粉嫩。
两个孩子的眉眼轮廓几乎一模一样,眉毛下巴嘴巴像高衍,眼睛像刘毅。
不过两个孩子的性格倒是很快显出了差别,兔兔作为女孩子倒是很文静,只是喜欢随便丢东西,什么东西到她手上第二秒一定会被扔出来;喵喵就比较活泼,两三月的时候反而哭闹得厉害,刘毅高衍有时候能被折腾得一晚上睡不着。
高衍于是老早就给两个孩子下定论,“女儿以后肯定是个情商高的乖乖囡,儿子搞不好就是个话多的。”
刘毅才不管那么多,他现在一门心思在家做家庭主夫专心照顾老婆孩子,其他什么都不干。
刘毅以前连奶粉都不怎么会冲泡,如今喂奶、换尿不湿、洗澡、哄孩子、抱着出去晒太阳,每一样都做得无比顺溜,甚至比高衍都做得要好。
兔兔本来就很乖,谁抱了都不闹不哭,但是只要刘毅抱就会笑,咯咯咯的笑,笑得特别开心;兔兔一笑刘毅就高兴得不得了,亲一口再亲一口,兔兔笑得眼睛都弯起来。
@
高衍生完孩子之后刘毅也没时间回家,但刘家上下还是开了一次内部家庭会议,主要商讨了一下高衍以及刘毅的三个孩子。
刘毅之前因为不肯结婚,不知道受了多少人的非议,很多人都借着这个缘由质疑刘毅能否作为一个嫡长孙继承家业,毕竟好的能力是一方面,有没有一个稳定美满的家庭也是重要的组成部分。
谁都不希望刘家的未来交给一个不肯结婚的单身主义者。
但如今刘毅不但老婆有了,孩子都有个三个,家里的亲戚再说什么都不可能了,所有人在这个时候都闭了嘴,就连一向话多的胡右右这次都没有说话。
刘老爷子活了大半辈子,人精一个,他早不开家庭会议晚不开家庭会议就等着现在生完了开呢,他也是懒得听一帮子人吵,干脆就挑这个时候,把所有人的废话都塞回去。
刘老爷子见没有异议,最后敲定——高衍、冬冬、兔兔、喵喵以后都是刘家的人,都姓刘,家产有份说话有份什么都有他们的份……
刘老爷子说完之后当然也有人质疑,还没等那人开口,老爷子直接就开口了:“当初豆沙妈你们就是找了各种理由编排,你们就等着吧,看刘恒怎么收拾你们,回头等我一死,你们有些个人哭都没地方哭。”
瞬间所有人都闭嘴了,不再提刘毅家的那档子事情,至于刘恒家的事情,就像老爷子预测的那样,某些人哭都快没地方哭了。
@
家庭会议的结果金燕直接一个电话告诉了刘毅,刘毅对这是不在意,但也觉得这结果挺出人意料的。
金燕就在电话里劝刘毅:“你们兄弟两个都是死倔,老爷子年纪大了,心软了,现在也特别喜欢孩子,等过段时间方便了你带高衍和孩子们回来,让老爷子见见。”
刘毅挂了电话之后进屋,只见所有人都在客厅一角,高衍蹲在软垫一边,而兔兔和喵喵则在另外一头爬着。
刘恒王殷成豆沙也跟着蹲在一边看,而汤圆和冬冬两个小崽子则挥着蓝色的小旗帜。
高衍拍着手对不远处的兔兔喵喵道:“过来爸爸这里,兔兔看这里,喵喵、喵喵,兔兔……”
两个小家伙穿着一模一样的衣服在原地爬了两下,一会儿朝高衍看看,一会儿又朝旁边看看,兔兔这个时候倒是抬起开始超前爬,肉嘟嘟的小脸扬起笑意,眼睛都眯起来……
高衍笑道:“兔兔,对,就这样,喵喵,看妹妹的,跟着妹妹一起爬过来……”
刘毅走过去,在高衍旁边蹲下,问道:“做什么呢?”
高衍看着两个孩子的方向,道:“比赛啊,看两个谁爬得快。兔兔看,看爸爸这里……”
刘毅便笑笑,也跟着拍手吸引两个孩子的注意力,喵喵这个时候也不知道怎么搞,爬啊爬爬到了软垫子边上,眼看着就要爬到地砖上。
豆沙站起来把喵喵抱了回去,喵喵就抬头冲豆沙笑,笑完了噗口水,兔兔像是有感应似的,本来在前面爬这会儿也跟着停下,转头朝豆沙噗口水。
王殷成笑道:“哎呦我们豆沙果然人家人爱花见花开,弟弟妹妹都喜欢你。”
豆沙看了看兔兔和喵喵,跟着张嘴噗了噗。
兔兔和喵喵最后终于艰难的爬到了重点,两个小家伙到了刘毅和高衍怀里再也不肯动了。
高衍把喵喵抱起来,道:“爬不过妹妹,以后说不定是个小短腿。”
兔兔这个时候却在啃刘毅的手腕手背,啃得一手的口水。

☆、番外二

  番外(谁比谁惨)
  
  多年之后高衍已经成了红玉的股东,偶尔穿着一身西装带着全家出席一些重要场合,不过他那时候基本已经不工作,家里三个孩子要照顾,刘毅还有很多杂七杂八的事情,以前那些事情都是胡炼那个做秘书的在负责,现在全成了高衍的分内事。
  兔兔和喵喵也在刘家慢慢成长,双胞胎兄妹倍受宠爱,喵喵是最黏刘毅的,兔兔最黏冬冬,高衍么……自然是刘毅最黏的。
  刘毅这几年的变化很大,婚后生活过于完美,人就懒了,顾家的时间比顾生意的时间还要多。有一次医药器材的听证会都不去参加了,美国那边暴怒轮番打了几十个电话过来质问,结果刘毅的手机还是关机的,他那时候正和高衍浓情蜜意的泡在家里的双人浴缸里面啪啪啪。
  事后刘恒问刘毅,“你怎么没去参加听证会?”
  刘毅想了想,一脸严肃认真的回道:“哦,我在看一下轮的资料片,忘记时间了。”
  高衍:“……”
  刘毅和高衍的爱情很奇怪,大概因为刘毅前三十几年都是纯粹的独身主义者,从来不花半点时间在感情上,所以和高衍的感情在之后轮番升温,越来越浓烈,就好像埋在地窖里的女儿红,越朝后越浓烈炽热。
  刘毅和高衍一开始是没有请保姆带孩子的,只请了专门的人打理家里的卫生和一日三餐,但刘毅后来发现时间不够用,高衍如果这一天不出门,那白天大部分时间都在照顾喵喵和兔兔,下午还要接冬冬放学,冬冬回来之后又要黏着高衍。
  刘毅那段时间吃孩子的醋吃了好几次,高衍莫名笑他,你还吃孩子的醋么?刘毅被说得十分焦躁,就找刘恒出来喝酒,刘恒那时候正处在事业上升期,也是各种郁闷,工作不顺,王殷成博士毕业之后打理生意又忙得要死,偏偏豆沙那段时间提前到了叛逆期,一开学就被请了四次家长,三次打架一次交白卷,只有汤圆蠢萌得还算让人放心。
  兄弟两个也没有约出去喝酒,就在刘毅一栋藏酒的别墅里,刘毅和刘恒碰杯,两兄弟相互大倒苦水。
  刘毅握着酒杯,棱角分明的面孔印在水晶杯身上,幽幽道:“每天都围着孩子转,好像我也没那么重要。”
  刘恒点了根烟,把烟盒和打火机都扔给刘毅,道:“你还算好的,橙子最近忙疯了,好长时间都没回家,我连人都看不到。豆沙要是再打架,我考虑要不要趁着橙子不在家,刚好修理他一顿了。”
  刘毅和刘恒对视了一眼,两人对对方的生活都不做任何评价,男人么,无非是背地里相互倒苦水,倒完了各回各家。
  两兄弟相互诉苦,越发有一种谁比谁更惨更不受老婆重视的苗头。
  刘毅说:“高衍从早上睁开眼开始一直到晚上接冬冬回家,和我说的话可能都不超过三十句,这三十句里面还包括了帮孩子拿玩具人牛奶之类的。”
  刘恒:“你听高衍的声音还是空气做媒介的呢,我听橙子的声音现在已经变成电流做介质了。”
  刘毅:“有一次高衍看我,看了好长时间,我以为他要和我说什么,结果我和我笑了一下,说他忘记给冬冬买奶昔蛋糕了,然后他就出门了。”
  刘恒:“橙子上次好不容易回一趟家,在机场,汤圆先抱,汤圆抱完了抱豆沙,豆沙抱完了直接就一手牵着一个孩子朝外走,我在后面托行李。”
  刘毅:“冬冬上次过生日,又是布置家里又是亲自做蛋糕,我过生日,直接买了条领带蛋糕都没有。”
  刘恒:“哦,我上次过生日,橙子给我打了个电话,说了一句’生日快乐‘,然后提醒我明天去学校见老师,豆沙又在学校惹事了。”
  刘毅闷声喝了一口酒,转头幽幽看了刘恒一眼,刘恒抽烟转头回事,问道:“看什么?”
  刘毅眯了眯眼睛:“你比我惨。”
  刘恒QAQ:“我肯定比你惨,最近我都在考虑要不要换个单人床了。”
  刘毅握着酒杯目视前方,伸手在刘恒肩膀上拍了拍,他突然觉得自己似乎真的没有那么惨,至少他每晚还能摸到光溜溜的一团肉。
  刘恒的手机这个时候却突然响起来,刘恒掏手机看了一眼,突然眼神大亮,连忙接起来:“喂?”
  王殷成在那头道:“我刚下飞机,在假日酒店。”
  刘恒从吧台上站起来,一手已经朝吧台上散落的车钥匙摸了过去,边摸边道:“酒店?你怎么在酒店?”
  厅里十分安静,就听到电话那头王殷成漫不经心道:“你说呢?”
  刘恒一脸宽面条:“我马上来,十分钟,不不,五分钟就够了。”说完拿了外套和钥匙就要朝门口奔,一脸急不可耐的和刘毅打招呼:“我先走了,回头再喝。”
  刘毅一脸“快滚不要让老子看到你”的表情看着刘恒,刘恒却已经飞奔出去人影都看不到了。
  别墅里十分安静,刘毅一个人无聊靠在吧台边上,他随手把酒杯扔在一边,侧目看着窗外,没多久自己的手机也响了,他接起来,高衍在那头问道:“你晚上几点回来?”
  刘毅理所当然道:“哦,我知道,我晚上回去声音会轻点,不会吵到孩子们的。”
  高衍在那头笑得无奈:“谁说孩子了?我问你几点回来,我给你煲汤了,你要是回来得晚,我就给你温着。”
  刘毅一下子从吧台边上站起来,就像刚刚刘恒一样,一手握着手机一手去摸吧台上的车钥匙,“我忙完了,很快回去,很快的。”
  高衍在那头的声音平缓又温柔:“喝酒了么?喝酒别开车了。”
  刘毅拿了钥匙大跨步出门,垂眸回答的姿势像一只大狗:“喝了一点点,没关系的,就两口红酒,我很快回去。”
  高衍:“那你路上也要小心。”
  藏酒的别墅大门啪一声被甩上,自动音控灯在十分钟之后熄灭,一切归于黑暗中,就好像从来没有两个诉苦的男人在这里出现过。
  @
  番外(兔兔)
  
  兔兔是刘家唯一的女孩儿,从小就养得十分金贵,属于富养又富养的那种。
  身上的裙子袜子鞋子,头上的头饰发箍皮筋,每一样都是最好的。高衍要参加拍卖会的什么活动或者藏品届的什么仪式,都会带着兔兔参加,小女孩儿穿一身粉粉亮亮的小裙子,流着斜刘海扎着马尾辫子,一出场就引来无数人的目光。
  主要是高衍和刘毅都长得好,轮到兔兔这里基因自然是没的说,再加上从小就是当成公主养,自然又比别人贵气几分,圈子里的女孩儿有和她家庭背景相当的,有和她一样漂亮的,也有和他一样被众星拱月。但兔兔集合了所有了女孩儿梦幻的背景和所拥有的一切,绝对是真正的公主。
  高衍一直带着兔兔参加各种场合,他骨子里有一种根深蒂固的观念,女孩儿一定要富养,给她最好的带他出席各种场合增加见识和远见、认识不同的人,这样长大了才不会随便被什么男人的甜言蜜语哄骗。
  刘毅却很少带兔兔参加那些名流场合,在刘毅的那个圈子里,他的女儿兔兔无意间成了大家讨论的神秘对象。
  刘毅其实很不喜欢这样,他觉得自己家的女儿怎么样都好,懒馋胖嘴贱脸丑不会说话没有见识都没有什么问题,他觉得无所谓啊,反正是自己的女儿,他两个老子有的是钱,以后家里兔兔的哥哥们必然也都很有钱,反正有钱有背景,兔兔无论怎么样都可以么。
  嫁不出去反正有爸爸和哥哥养着,嫁得不好也有娘家撑腰,就算以后离婚了回娘家照样是富三代女王。站在刘毅的角度就是,男人没一个是好东西,没有人配的上自己的乖兔兔。
  刘毅虽然是这么想的,也是这么期待的,但兔兔从小到大却长得十分标识,聪明懂事情商又高,调皮起来也管不住,但特别会体贴人会撒娇。
  兔兔在家里撒娇,刘家所有的男人都得投降,要什么有什么。
  后来兔兔恋爱谈得早,20岁找了个国外混血皇室,高衍觉得还可以,刘毅坚决不同意,黑着脸对高衍道:“嫁给皇室除了名头比别人高贵哪点比别人好?现在的皇室又不是早几百年之前的皇室,嫁过去不图他什么皇妃的名头,到时候要什么没什么,兔兔跟着他喝西北风么?再说了,欧洲那块都讲究血统,回头要是在血统问题上被人说闲话欺负了怎么办?平民皇妃有那么好当的?”
  高衍擦汗:“你要是担心这个,据说那男孩儿家手里垄断了不少生意……”
  刘毅打断道:“他有钱?他能比我有钱?”
  高衍:“……”刘毅那时候全球富豪榜榜上有名。
  高衍没话说了,把刘毅的话转给了宝贝女儿,兔兔当时正在家里无聊的玩桌游,听到高衍的话掏手机就给男喷油打了个电话,用流利的英文问对方能不能比他爸有钱。
  那头叽里呱啦说了一通,高衍没听清楚,兔兔挂了电话,很淡定道:“哦,他说他暂时不比咱爸有钱,不过他会努力的。”
  后来兔兔的男喷油在刘毅这边吃了无数苦头,好在那位混血小王子最后成功挺住了,把兔兔娶回了家,然后开始努力奋斗把老丈人当成目标一路狂奔着……恩,最后确实比刘毅有钱来着。
  最后,兔兔是一个生物学家,一辈子奋斗在科研岗位上,在皇室名媛内名噪一时,她的偶像是居里夫人。
  @
  番外(喵喵)
  
  喵喵比兔兔惨,他出生的时候刘家已经有三个男孩儿了。刘家向来对男孩儿要求严格,豆沙和冬冬情况特殊,因为小时候在亲情方面吃过苦,所以家里人对这两个孩子一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至于汤圆,因为从小蠢萌,大人们都不忍心说他,最后轮到喵喵的时候都无比苦逼。
  就是连名字,他都觉得他是最苦逼的一个。他没出生的时候,刘家名字最苦逼的是汤圆哥哥,因为汤圆小名叫汤圆,大名也叫汤源。后来他出生了,他爹刘毅当时脑子一抽(……)给他取小名叫喵喵,他爷爷刘平年脑子又一抽,给他取大名叫猫猫。
  喵喵一度觉得他要么是猫妖变的,要么他是垃圾桶里捡来的。
  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
  喵喵从上学开始就被各种严格要求,生活起居生活习惯以及作业功课,兔兔穿得漂漂亮亮出席各种场合晚宴的时候,他在努力做一只好喵;豆沙初中开始一路打架升学到上大学的时候,他在努力做一只好喵;冬冬迷恋四爪毛绒家里养了一堆圆毛的时候,他在努力做一只好喵;汤圆蠢萌得最后大学考不上,名义上游学念书其实打着幌子到处吃吃喝喝的时候,他还在努力做一只好喵~~!_(:з」∠)_
  后来等刘家所有人都反映过来的时候,刘喵喵已经变成了刘家最牛逼的人物,酷帅狂霸拽这几个字都没法形容他。
  但事实上——喵喵内心里握拳看天泪流满面,他也不想变成这样的,只是在成功的路上已经越走越远了,等他发现想回头的时候已经太晚了。
  所以喵喵这辈子最大的心愿——
  一、改掉名字(大名)
  二、找个好男人疼一疼自己,不过感情上他是受,肉/体上他绝壁要做攻!
  三、再也不要女扮男装替兔兔去相亲了!!!才十六岁相个屁亲啊!!!!大妹子求你早点嫁掉吧!!!
  四、以上,想起来再补充。
  后来喵喵找了个男人中的战斗机,战斗机先生他是一只好攻,恩,肉/体上灵魂上都是。
  喵喵 TAT

宠婚by萝卜兔子的完整版,837kb的就不用了,要有完整炕戏的,谢谢

http://yun.baidu.com/share/link?shareid=3958157973&uk=809731494

�ܲ����ӵ�����ϵ�а�����Щ���ݣ�

�ܲ����ӵ�����ϵ����ƷĿǰֻ��������Ʒ��

����͸��ܡ�������顷    

��������

上一篇: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是核心期刊吗,Common.Mode.

下一篇:有谁知道电影无敌破坏王片尾曲叫什么名字啊?

返回